羞羞草_羞羞草av_羞羞草电影_羞羞草影视_羞羞草在线_羞羞草高清_羞羞草精品视频

Linda被姦也快乐



【经验故事】Linda被姦也快乐


週末晚上和Linda一起看电影,HAPPY到好晚,好像有过了十二点,我们热情高涨,我送她回家,我尽量选择人少的路走,以便一边走一边亲热,Linda那天穿的是蓝色的绒线衫,下面一条浅\色的短裙,也没有穿丝袜,光脚穿一双凉鞋,样子很迷人的,我一边走,一边和Linda亲热,手不规矩的隔着毛衣搓揉她的乳房,Linda给我搞的气喘吁吁:「Anson,别弄,叫人看见多不好?」  
  「这幺晚了,哪里会有人来!」我放肆的搂着她。  
就在这时,两个黑影不知从什幺地方冒出来:「朋友,借点钱使使。」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面前晃过。我抬头看时,两个像是黑社会的那种人,一个剃着光头佬,像是大哥的样子,另一个人拿着把尖刀,Linda吓坏了,躲在我背后。我说:「大哥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要钱是吧,我给,我给,」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钱包,只求破财消灾。钱包被一把抢过去,那人打开钱包翻了一下,骂道:「她妈的,才这幺点钱,你小子算是活腻味了,让我们搜搜身。」  
  我们被推推搡搡的带到路边的一个工地里,工地里早已下班,空无人迹,只有一盏照明灯开着,我被他们按在墙壁上搜身,一块手錶被他们拿走,其他什幺也没有了,那小子拿刀顶着我的喉咙,对她旁边那人说:「大哥,搜搜她女朋友!」Linda那时害怕的在一边哭泣,那人扭着她的手,把她推到墙边,一只手掐着她头颈,另一只手把她项鍊拉了下来,Linda被靠着墙壁,双峰高耸,直看的我下边帐棚高高支起,口里嚷着:「大哥,饶了我们吧!」  
  「别吵,否则阉了你!」那小子恐吓着我。  
  光头佬回头往这里说:「去,你先把他带出去,我搜完她女朋友就出来。」  
  那小子推搡着把我往外拉出了工地,他的刀还顶着我,把我顶在墙上,他自己则偶尔探头往里看。  
  我的手往后摸索,大家知道工地上总会有一些碎砖块,我的手握到了一块砖头,那时候我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,一下子就砸向那小子的头颈,他哼都没有哼出声音就倒了下去,我捡起地上的匕首,把被那小子抢的东西拿了回来,往工地门口走去,那种所谓的工地,其实就是简易的工棚,到处都有缝隙,我打算先看一下地形,再考虑如何救Linda,我顺着一处透光的缝隙往里瞧,一看之下,兴奋的我高高举起。  
  里面,那个光头佬一只手掐着Linda的脖子,一只手已从绒线衫下面伸了进去,在Linda胸口肆意搓揉,Linda的绒线衫上面鼓起一片,看来胸围已经被掀开了,看Linda头髮披散在脸边,脸色绯红,口里低声哀求着:“大哥,饶了我吧,我钱也给了,项鍊也给了,我们真的没有值钱东西了。”  
  “小妹妹,你长的真漂亮,你让我摸摸你,我就放你走,你要是敢叫,我就废掉你男朋友!”  
  Linda给他唬住了,没了声音。光头佬乘机把绒线衫整个撩了起来,一直撩到Linda头颈上,盖住Linda的头,Linda彷彿很难过,使劲晃着脑袋,光头佬乘机把绒线衫给她脱了下来,扔在一边,我看见Linda的胸围已不在是戴在胸口,而是挂在胸口了,就在乳房上边晃荡,光头佬的一只手整个地握住了Linda的巨乳,任意搓揉,时而手指夹住乳尖,左右旋转,Linda给她弄的有些来劲,一张脸上有了些许春意,口里发出呜呜的声音。  
  我知道Linda的乳房最容易受刺激,平时一弄她那里,她便春意盎然。果然,那光头佬又转了几下以后,Linda人已发软,人歪歪扭扭要往下倒,光头佬见状,乘机一把搂住她,把她抱在怀里,低头就往她嘴上吻去,Linda还是不好意思,死闭着嘴,头转来转去,躲避着光头佬,可是很遗憾,光头佬好像已经掌握了Linda的弱点,一只手移到她胸脯上,先是轻轻握着乳房,随即手指狠狠夹注乳尖,往外一来,Linda发出啊的一声,张开嘴来像是要叫,光头佬的嘴已压了上去,攻进了Linda的口腔,我看见光头佬的手往外拉着Linda的乳头,到了几乎要崩直的样子,再鬆手,整个乳头弹了回去,一跳一跳的,样子十分刺激。  
  光头佬没有放过Linda,低着头狠吻着她,舌头好像在里面乱绞,Linda像是要崩溃了,粉脸涨的通红,口水溢出,流的口边粘呼呼的。  
  光头佬吻了一会,见Linda不再挣扎,便开始转向她下体,先是把手伸进她的臀部,隔着短裤搓揉,Linda没有太多挣扎,好象已经放弃了抵抗,人在扭动着,好像是情不自禁的样子,那家伙看时机已成熟,就开始往下面扒Linda的内裤,一下子就拉到了膝盖处,可能是光头佬冰凉的手碰到Linda火热的大腿,使她一下子清醒过来,Linda挣扎着光头佬怀里摆脱出来,跌跌撞撞的往外边跑,但是内裤卡在膝盖处使Linda根本无法快跑,光头佬从背后再一次搂住了Linda的倩腰,把她人扳的翻转过来,就是使Linda面向光头佬,然后一把把Linda搂在怀里,这次Linda剧烈的挣扎,然后口里说:“大哥,求求你,玩够了吧,放过我吧!”  
  大哥低沉着嗓音说:“要我放过你也可以,不过有个要求,你帮我舔一下那里,弄的我舒服就放你,不然就杀了你男朋友。”  
  Linda委屈的低下头,光头佬命令道:“跪下。”然后强按着Linda跪在他面前,光头佬鬆开皮带,整条裤子便掉了下来,天,他竟然没穿内裤,一条油光精亮的宾州,矗立在那,尖上还闪着些许精液,光头佬抓着Linda的头,强往龟头上按,Linda的嘴一接触到那高耸的宾州,慌忙转过头,我看到一些精液粘连在她口边,光头佬强行转过她的脸,往宾州上凑,Linda的嘴还是紧闭着,光头佬伸手到Linda脸颊边,死死掐住,Linda的脸涨的通红,小嘴便的自然张开,光头佬的宾州便伸了进去。  
  光头佬抓着Linda的头一进一出,套弄着自己的宾州,我看见那东西油晶亮的,上面粘连着Linda的口水,弄了一会儿,光头佬把宾州拔离Linda的小嘴,我看见一条黏液似蛛丝般的被拉长,然后断开,弹回去粘在Linda口边。  
  光头佬猛把Linda推的仰面倒在地上,自己蹲了下去,把Linda两条洁白的玉腿狠狠地往两边掰开,把Linda的短裙褪到腰上,露出Linda洁白光滑的小腹。Linda的整个下体便暴露在那家伙面前,饱满的肉缝上布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。  
  Linda似乎感受到了害怕,展开了自己的反抗,身体不断扭动,双腿像是要併拢来,却因为被光头佬死死抓着而扭动成各种形状,两条玉腿像是麻花般的在光头佬手中变换着不同的角度。Linda双手乱摆,一只手放在下体想要挡自己的私处,另一只手撑在地上想要爬起来,口里还低声哀求着:“求你了,别弄我,要是让我男朋友知道了,一定会不要我的。”  
  光头佬根本不理她,一只手已伸到Linda的阴户,扳开Linda的手,然后在阴蒂上搓揉,弄了几下以后,Linda口里已经不自然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喘声,本来放在下面的手这时自然而然的唔在嘴上,尽量想要压低声音。人整个儿软了下去,倒在地上软绵绵地任由光头佬摺磨,下面已经是潮湿一大片了。光头佬此时跪倒在Linda的美腿间,口就着Linda的胸口,撕咬着Linda的乳房,把乳头咬在牙齿间,往上拉,崩紧,然后鬆口,让乳尖弹回去,整个乳房一跳一跳的,一只手把另一只乳房挫的跟大饼似的,压扁,然后整个握在手中,捏紧,上下来回拖动,放手,只见Linda的乳房成了各种形状不停颤动,淑乳在乳房上抖动,Linda被弄的全身颤抖,两口张开,吁吁喘气,脸上显现出一种痛苦和兴奋交织的表情,已经有些汗珠渗了出来,粘连住散开的秀髮,更增娇媚。  
  光头佬剩余的一只手没有离开过Linda的下体,偶尔抬起手,可以看见透明的那种液体粘的他整个手湿漉漉的,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在Linda下体进进出出,已经伸入了Linda的小穴,并且在做着抽插的动作,幅度越来越大,Linda已经迷离了,只有口里还做着最后的抵抗:“不要,不要啊…….啊……..呀!”那种软绵无力的抵抗更加增添了自己的娇媚劲。  
  光头佬双手抓着Linda的两条小腿,往上面推去,一直到大腿快要碰到乳房了,这时Linda的阴户就都暴露在光头佬眼前和我的眼前,只见那地方湿漉漉的一片,乌黑的阴毛上粘着一滴滴的小露珠,淫水润湿了整个大腿根部,鲜红的肉缝变的微微有些张开,那是等待插入的信号。  
  光头佬的宾州对準Linda那少女的最隐私部位,在上面滑动着对準了部位,龟头顶住了阴户,慢慢顶开,噗嗤一下,全根浸没在了Linda的身体里,屁股一下沉了下去,Linda发出一下低沉的喘叫:“啊……”。  
  光头佬在Linda的两腿间耸动,起而下,龟头在肉缝里进出自如,发出扑嗤、扑嗤的声响,每次下去都会挤出一泡淫水,泛滥在阴户周围,粘连的那根东西像是刚从油锅里捞起的油条,油漉漉的。  
  Linda粉脸涨的通红,身体配合着光头佬的抽送,时而抬起屁股迎合着那个强行侵入她身体的肉棍,双腿自动伸到光头佬腰上并夹住,乳房上粘满了光头佬的口水,口里娇喘吁吁。  
  外面的我只觉得兴奋无比,看到平时乖乖的女友被人肆意蹂躝,看着平时端庄贤淑的姑娘此时变的淫蕩不堪,只觉得好刺激,我变换着角度,移动到Linda的后侧继续偷看。  
  光头佬大概抽插了有三四分钟,Linda的下体早已经是泛滥不已,平时掩盖在衣服裙子下那少女的私处,如今被粗暴地展示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。  
  光头佬突然停止了抽插,并且拔出宾州,仰面就躺在了Linda边上,我刚一开始以为光头佬射了,原来却不是,只听光头佬命令道:“上来,爬到我身上来,贱货。”  
  此时的Linda早已沉浸在性交的欢愉之中,热烈渴望着抽插,于是侧过身体,一只手抓住宾州,握住了,上下搓揉着,一只小手变的粘粘的沾满黏液,弄了十来下,然后整个人坐了起来,翻身到了光头佬身上,她半蹲着身体慢慢靠近光头佬的下体,握着宾州撮弄着,然后对準自己饱满的阴户,轻轻往下坐,宾州顶住了Linda的肉缝,Linda把那东西在自己湿漉漉的肉缝间滑动,对準了,整个人坐了下去,我看见整个宾州顺着Linda的肉缝滑向了深处,直至全根浸没在Linda身体里,发出扑嗤一下的响声。  
Linda坐骑在光头佬身上,自己上下蠕动臀部,让肉棍进出自己的身体,淫水浸润着光头佬的下体,整个人扭动着,上身斜着,手撑在光头佬的头颈两侧,两个乳房一颤一颤的,乳晕粉红,双颊绯红,汗珠滚遍,亮泽的秀髮粘连在脸上,颈顶处,秀色可人。  
  光头佬手也没闲着,双手同时往上,玩弄着Linda的乳房,时而握住,然后左右上下搓揉,时而用手指夹住乳尖,然后往前边拉扯,到崩住才放手,任由它来回弹跳。  
  看Linda,汗流全身,淫水泛滥。浪态四射,少女的羞涩早已尽抛脑后,乐意的享受在性福之中。  
  又弄了一会,看见光头佬让Linda半蹲在那里,自己奋力往上抽插着,频率越来越快,我知道宴会快要结束了,于是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,刚打完电话一会儿,我就看见光头佬一阵哆嗦,整个儿射进了Linda的身体,精液顺着Linda的身体往下流淌,光头佬还不够,把Linda推的坐在一边,把自己龟头上剩余的精液涂在Linda的胸口和脸上。  
  就在这时,警察来了,我跟着警察一起冲了进去…